No Image

不用会员就可以看很污软件

2020年9月18日 没有评论

薄奚齐看了冥御煌一眼,心底暗自奇怪,为什么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?

“等拿到龙纹神鼎,就去找灵体,这样很快就可以结束了。”冥御煌凝视着慕若说道。

慕若轻轻点头,“嗯,你一个人也小心点。”

冥御煌抬起手,抚了抚慕若的头发,“放心。”

慕若后背一僵,不自在起身。

“原本两大门派的掌门是要把龙纹神鼎先拿出来展示一下,奈何他们因为担心龙纹神鼎的安全,说是要等比赛决出胜负之后,才要把龙纹神鼎拿出来。虽然大家都怀疑龙纹神鼎是否存在,却也只能等。”

冥御煌攥了攥手,垂眸凝视着桌面,半响没有说话。

这时,三岁从慕若身上滑了下来。

“爹爹!你这样跑出来不会出事吧?”三岁走到桌边,瞪着大眼看着他。

冥御煌挑眉,嘴角勾起淡笑,“无碍,我赶回去就行了。”

“哦……”三岁凝视着冥御煌,联想他从进来到现在的表现,几乎可以确定了他的身份了!

回眸看了慕若一眼,心底挣扎,不知该不该告诉慕若。

如花

“娘亲……”

冥御煌似有察觉,伸手抓住三岁的手腕,脸上挂着温和的笑,“臭小子,说起来我有点事还想找你。上次在空间里我们还有话没谈完。”

三岁眨了眨眼,谈什么?

慕若目光已经看了过来,她知道他们俩一直不合,在空间里那段时间的摩擦肯定是有的。

“你不介意我跟他出去聊聊吧?”冥御煌挑眉看向慕若。

慕若看了三岁一眼,三岁从小表现就比常人聪颖,这得看他自己的意见。

“儿子和爹谈话我哪有不乐意的。”三岁如是说道。

这话,颜洳钰,沐倾城以及薄奚齐都觉得在情在理。

慕若则以为三岁是因为外人在不方便言明,便没有放在心上。

冥御煌也刻意学着嗜容的调调,短时间内慕若还真的发现不了。

他抱着三岁,迈脚朝着外面走去。

他们离开后,颜洳钰便又和慕若聊了一会事情。

冥御煌带着三岁来到之前契机逃走的地方,地面的绿草还沾着泥巴。

“契机之前是你娘弄伤的吧?”

“嗯。”三岁噘着嘴,使劲盯着冥御煌的脸看。

冥御煌无奈,道:“你猜到了。”

肯定的语气,让三岁撇了撇嘴,委屈的问道:“你真的是九仙帝尊吗?”

直白的语气,让冥御煌嘴巴发涩,说不出话。

“如果你是九仙帝尊,那娘亲她……”三岁咧着嘴,红了眼睛。

冥御煌垂眸看着怀里的孩子,心底发堵,“所以我在努力扭转情况,不让一切变得更糟。”

“可是,我害怕……”他眨了眨大眼,眼泪掉了下来。

冥御煌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,低语道:“原本我打算让你们一起离开,可是你现在知道了这么多事情……”

“爹爹,那我留下帮你吧?虽然我还小,可是我,我学了水上茉的梵天法诀。一般的仙君我对付不了,但是散仙还有其他小仙,我都可以对付,而且他们不会对孩子有防备心。”三岁咬着牙说完,希冀的看着冥御煌。

冥御煌轻叹了一口气,抚了抚他的头发。

“你这么懂事,要照顾好你娘。”

三岁见冥御煌拒绝,不由皱起眉头,小脸紧绷,“你没有九霄归位,会没命的。我不想要你死……”

冥御煌没有回应,深邃的眼睛,凝视着月光照亮的泥河山谷。

三岁见他不出声,紧咬下唇也安静了下来。

除去不远处偶尔传来的声音,这片山谷很是宁静。

冥御煌安抚好三岁之后,便借口离开了。

这短暂的接触,他真的很想让时间停止。

慕若抱着三岁,远远地看着冥御煌消失在黑暗中的背影,隐约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,却又抓不到重点。

“三岁,你跟他谈了什么?”

三岁歪着头靠在慕若肩膀上,微微摇头,“没什么,就是说他安全回来了,很厉害。”

“嗯?”慕若不解。

三岁却没有再出声,双手紧紧地搂着慕若,眼睛跟随着那消失的身影不舍移开。

离开,当真是的好的吗?

可是不离开的话……

他皱起眉头,主动要求,“娘亲,我想进空间休息了。”

慕若惊讶三岁的异样,却没有多问,将他放回了空间里。

回到空间之后,三岁走到了血色藤蔓的身边,身后拽了拽它的枝蔓。

哗啦啦——

枝蔓传出动静。

“嘘!”三岁食指放在唇边,抬眸看了看上面。

血色藤蔓扭动了两下,身形转动,一股红芒掠过。

一位俊俏少年,立在了三岁身边。

三岁嘴巴微张,怔怔的看着他,“你怎么……”

藤蔓弯腰,扯了扯脚边的枝蔓,淡淡道:“吾早在吸取阳刚之气的时候,就能幻化成人形了。”

“哦额……”

“这么担心小主子知道你找我?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问吗?”说话间,他弯腰坐在地上,手撑着下巴,凝视着三岁。

三岁咬着唇,看着他的眼神带着怀疑。

“你确定我问了你之后,你会据实以答?”

血色藤蔓沉默了两秒,道:“那你别问了。”说罢,便要再次隐身进藤蔓里。

“哎哎!我又没说不问。”三岁一脚踩在藤蔓脚尖。

血色藤蔓翻了一个白眼,又坐了回去,“问吧。”

“你知不知道九仙帝尊是谁?”

血色藤蔓拧着眉,上下看了看三岁,“你已经知道了。”

肯定而非疑问的语气,让三岁更加紧张了。

“所以,你早就知道了?”

血色藤蔓看见三岁的神色,便知道自己猜对了,不由叹了一口气。

“他现在是谁吾确实不知道,但是他的计划吾却是知道的。”并且,他还是帮凶之一。

三岁深呼了一口气,看着血色藤蔓的眼神充满了疑虑。

“所以,你对娘亲说过谎没有?说过几次谎?”

“这……”血色藤蔓语塞,他撒太多,都记不得几次了。

不过,他后来臣服之后,大多说的都是真的……

“不管你以前有没有说过谎,这次帮我说一次。”三岁突然来了这句话,让血色藤蔓愣是脑筋没来得及转弯。

“你,要做什么?”

三岁小脸严肃,眼眸看向头顶,眼底带着深不可测……不用会员就可以看很污软件